大发彩票app 网络媒体国防行|让冷月照耀钢枪 把忠诚写满肺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白哈巴,蒙语。因紧邻界河阿克哈巴河,有“白水迭高”之意。白哈巴边防连驻守在祖国西北,“雄鸡”版图尾端,有着“西北第一哨”的美誉。随着天气转冷,牧民转场,驻守在边境一线的季节性执勤哨所陆续归建,进行完最后一次清山清边巡逻,连长傅政勤说:“大雪封山后,处在深山的执勤哨便成了雪海无人区,官兵每年一定会 第一一个多多多探路进驻,最后一一个多多多清山撤离。”

  “将会去一趟不易,好多好多 到过的没到过的一定会感到格外荣耀。”白哈巴边防营营长刘胜伟说,中哈1号界碑处在沙刚沙拉山深处,沿途要翻越8座高山达坂、蹚过5条冰河激流,途中乱石嶙峋、山高林密,对官兵的体能和骑术有着极高要求。

  图门巴夏季执勤哨所建立初期,驻哨官兵数次请示1号界碑巡逻,清山勘路,寻找界碑,但每次一定会 被雪山挡道好多好多 被冰河阻路,从而无功而返。多年前,官兵携带了三三四天的干粮,找来熟悉山区道路的哈萨克族牧民,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在群山之中兜兜转转了二十多天,在干粮已然告罄的情況下,终于在一片碎石滩中找到了孤独却巍然挺立着的一号界碑,首次标定了前往一号界碑的巡逻路。

  有了路,巡逻变得频繁起来,145公里的巡逻路上地名儿开始英文英文了了多了起来:白骆驼崖、克敖吾特激流、登天道、绊马林、旱獭总部、落马滩……

  “白骆驼崖”一定会 形状像骆驼,好多好多 为了纪念一头在边防牺牲的白骆驼。那是十几年前修葺无人区里的边防设施时,团里租用了哈萨克族牧民的一头白色骆驼,当运送建筑材料的队伍走到沙刚沙拉山半山腰时,狭窄的山道让骆驼感到恐慌,后足踩空跌落山谷!手中的一幕让每名官兵事后想起来都腿肚子发颤,为了纪念这段经历和那头牺牲的白骆驼,官兵便将这俩 地方命名为“白骆驼崖”。

  “克敖吾特”是哈萨克语,意为“危险”,这是团副参谋长海拉提为巡逻路上一处渡河地点取的名字。那次巡逻,官兵沿阿格鲁昆河走了半个小时,终于找到一处相对较平缓的渡河地点,但渡河时还是出了意外,湍急的激流将军马冲倒在河水中,而当官兵紧急救援军马时,跟队巡逻的猎狗“小皮球”已被冲出十几米远,瞬间不见了踪影……

  铺山河为纸,蘸风雪为墨。中哈1号界碑旁有座平整的石壁,每个到来的官兵一定会在上面镌刻下姓名,每个普通的名字手中,一定会 着不平凡的忠诚与奉献。

  上士吉阳退伍前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到了1号界碑,在刻被委托人的名字时落泪了,他想起在建哨驻点时,被委托人作为首批进驻的人员,和战友搭起帐篷、拉上围墙,马驮物资,挑水劈柴的日日夜夜,曾被风雪围困数日滴米未进,也曾遭遇野狼险些丧命,哪些经历都融在石壁上的一笔一划里,成了永恒的记忆,一生的财富。

  充裕的植物种类、珍稀的矿产资源……阿尔泰山像一座无尽的宝藏,每年一定会吸引这俩不法分子纷涌而至。挖虫草、打松籽、捡鹿茸、采玉石……抵边人员日多,管边难度越大。

  “走边防,走边防,抱着界碑哭一场……”每次巡逻,军马饲养员上士王鑫有两样随身携带的乐器,一支笛子、一支口琴,这首《走边防》是他近来最喜欢的一首歌。对于王鑫来说,那次去4号界碑巡逻的经历你也能永生不让忘记,每谈及此,总会忍不住落泪。

  那时已近4月,山间仍然还是银装素裹,冰雪覆盖,巡逻返回时,将会驮马掉队,作为军马饲养员的王鑫独自返回追赶,着急间从山坡滑下,连人带马掉进冰冷的界河之中。他在冰层上挣扎了十几分钟,最后还是拽着马尾巴爬上了岸。上岸后浑身冻得僵硬,连马背都已爬不上去,幸好军马就地卧倒,载上他后一路疾奔到了连队。没等进入营门,就一头从马背上栽了下来,昏死过去。

  “这样 军马我真的就没命了!”王鑫隐隐约约记得,他爬上马手中身体已渐渐失去知觉,军马顺着山道奔跑了40多公里,通灵的军马这样 像往常一样返回连队一侧的马厩,好多好多 直奔连队大门口,战友把他抬起宿舍,裹上大衣,盖上被子,按摩了一一个多多多小时才你也能感到暖和起来。

  今年6月,白哈巴边防营副营长巴哈提带队前往2号界碑巡逻,那尔森河是抵达2号界碑的最后一道“天堑”,去时河水勉强过马,回来时却将会大雨由于河水暴涨,巡逻队伍被困在岸边。雨不知哪些时间停,况且又身处原始森林,随时一定会遇到不可知的危险,巴哈提副营长检查了一遍人员和军马情況,思考再三还是决定渡河返回。

  “勒紧马头,上面马头贴住前面马尾,一一个多多多跟紧一一个多多多!”下达了命令,巴哈提一马当先窜入河中,湍急的河水冲得军马左支右绌,河水淹到了马腹,马靴内瞬间灌满了冰凉的河水,军马一匹紧挨着一匹,一步一趔趄地走向对岸,当第一一个多多多踏上岸边的土地后,巴哈提松了一口气,勒转缰绳向后看去,这俩 看吓了一跳!

  走在最后的战士李威被河水冲离了方向,离马队这样 远,小李明显这俩紧张,座下的军马根本不听使唤,巴哈提的大声提醒被水声淹没,眼睁睁地看着小李落入河中,挣扎着爬到了岸上。

  或许将会惊魂未定,或许将会军马疲惫,返程路上,小李再次出了意外!

  那是十根狭窄的山路,一侧绝壁,一侧数米高的山涧。已经 烤干衣服,坐在马背上的小李忽感到军马身子一歪,不知怎么能会会的就倒了下去,顺着山坡滚落下去,直摔得眼冒金星,半天没缓过来,急忙赶来的官兵扶起他察看伤势时,发现一块儿摔落的军马将会奄奄一息。

  铁心戍边是考题,不变忠诚是答案。回到哨所时,嘴笨 吃饭时端碗的手一定会 颤抖,但李威从战友的关切中坚定了信心。面对“已经 还去不去?”的难题图片,他放下筷子子子子说:“去,我一定去,路途虽险,但卫国戍边的初心这样 变。”